铜供应偏紧:截止6月24日,三大交易所加上上海保税库的铜库存约为63.5万吨,接近2014年7月份的低点62.3万吨,处于近十年非常低的水平。分区域来看,今年2季度中国铜消费较为强劲叠加铜精矿、废铜和精铜进口补给不及时,这使得沪铜库存出现罕见的连续15周去库(截止6月24日当周),这期间沪铜库存累计下降约28万吨,当前沪铜库存在10万吨左右;上海保税库铜库存在20万吨左右,处于近10年低位,中国政府自2017年推进金融去杠杆,部分受融资收紧影响比较大的贸易企业相继倒下,上海保税库融资性铜库存逐渐释放;当前Comex铜库存约8万吨,自2月低位回升约5万吨,主要是疫情影响美国铜消费,库存转移到交易所;LME铜库存走势跟Comex铜类似,5月末时,LME铜库存较2019年12月低点增加约11万吨,至26.2万吨,6月份LME铜库存下降将近4万吨,至22.6万吨。下半年随着中国消费放缓,3季度沪铜库存可能会出现累库,LME铜库存受益于海外经济复苏而下降,Comex铜库存可能继续增长,主要是美国疫情持续没得到控制,美国铜消费受到经济拖累。
铜消费转正:铜下游分行业来看,除了电力投资表现强劲外,家电、交通和房地产等均表现疲软。1-5月电力累计投资增长24.6%,1-5月空调累计产量下降23.1%,1-5月汽车累计产量下降23.6%,1-5月房屋累计新开工面积下降12.8%,由于电力投资领域在铜消费中占比接近50%,所以下游行业拟合铜消费增速为正值。下半年随着电力投资放缓,空调产量、汽车产量和房屋新开工累计增长降速收窄,拟合铜消费增速估计在0附近。
主要逻辑如下:
第一,目前国内宏观情绪料将持续回暖,且伴随着央行持续宽松的货币以及财政政策的刺激,经济数据进一步向好的概率相对较大。但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方面当下对于新冠疫情的控制仍未见十分明显的拐点,故此未来经济状况发展或存在一定隐患。
第二,国内供应端的干扰已经基本消除,铜精矿进口或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海外疫情影响,但料也将逐渐呈现恢复态势。但更为重要的是,在当下铜价格呈现较强走势或将激发新增产能的加速甚至是超预期兑现,从而自供应端对铜价形成压制。
第三,就需求端而言,目前铜品种下游诸如电缆、汽车等行业板块在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后,此前所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并且伴随着各地政府相对较为有力的扶持措施,故此预计下半年消费的表现总体也同样可期。
第四,海外需求方面目前由于仍然未能完全摆脱疫情之影响,故此后市尤其需要关注美国方面对于疫情的控制情况,倘若能够出现明显的好转态势,则有利于进一步带动全球的经济生产活动继续向好,并提振海外整体需求。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中性情况下2020年7月伦铜波动区间在5800-6100美元/吨,沪铜在48000-50000元/吨。下半年有望在:5500-6300美元/吨,沪铜在45000-50000元/吨区间波动。
风险因素:
1.铜供应受疫情影响是否超预期短期;
2.全球范围内央行宽松货币以及财政政策预期继续加码;
3.下游复工及生产节奏是否持续放缓;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